疫情观察之一: 从口罩机的交付看智能装备供应链 

疫情观察之一: 从口罩机的交付看智能装备供应链

     2020年初,国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肆虐神州大地,武汉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口罩等防护用品需求量激增。

     图 · 来源网络
在政府的鼓励及引导下、在市场的利益驱使下,一夜之间,多个企业跨界生产口罩,多家自动化工厂一涌而上生产口罩机。逐渐,口罩的供需缺口有所缓解,但也引发口罩和口罩机市场一片乱象。


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月~2月,国内已超过3000家企业变更其经营范围增加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相关业务。中石化、比亚迪、富士康、通用五菱、格力等大型企业,不仅生产口罩还生产口罩机。
图 · 来源网络
各自动化设备工厂紧急投产口罩机,随之带来的是口罩机关键原材料和配件的需求增加,上游的零部件供应紧张,价格亦随之上涨,紧急调货则价格更高。超声波电源、换能器、焊头被称为口罩机的三大件,由于压电陶瓷紧缺,换能器随之涨价。据悉,部分超声波焊接部件的价格甚至比平时贵了7倍,铝型材和机加件等也大幅度涨价。
图 · 来源网络
口罩机还涉及到材料加工、电气控制、气动元器件、齿轮、链轮、同步带轮,超声波控制器、换能器、控制电路等“二级原材料”。比如,河南的口罩机设备可能来自口罩机设备生产聚集地广东东莞,可能从苏州购买超声波焊接设备、从广东中山购买自动传输设备,从其它地方购入相关的消毒设备和原料……多番周折,牵动了数十条大大小小的供应链,历经数十万公里的物流过程之后,一个小小的口罩才得以诞生。


生产口罩机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一个是研发、一个是供应链,当供应链储备不足时,口罩机也就无法生产出来,也难以按时交货。有从事自动化行业多年的供应链负责人表示,口罩机交付所要承受的压力百倍于一般的工业智能装备。
图 · 来源网络
有位华东的自动化工厂负责人于今年的一月底到二月初对深圳、东莞两地市场行情进行深入的调查,联系好上下游供应商,布局了材料、技术服务等所有相关事宜,因为考虑到供应链配合和价格等方面压力,而放弃向前再进一步。
水涨船高,口罩机由原来售价为10万-30万不等,到目前口罩机现货炒到170万。口罩机半个月内交货期的价格已接近百万,25天交货期约50万,多数厂家交货期在6~8周之间,价格已抬到40万以上。
图 · 来源网络
日前,网上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段子:客户在30万不定,40万观望,50多万了开始询价,过几天60多万该了。很多趁火打劫赚快钱的二手商,江湖称“倒爷”,拿着其他工厂的产品宣传资料卖一些不知道从哪些渠道进来的设备,并且价格还不低,不管他有没有找到供货商,只吹嘘着交货时间没问题,收定金、打全款。
2020年2月,深圳一家自动化企业因老板自身的社会责任感驱使,决定研发高效全自动口罩生产线,初定目标为3天研发、7天采购、5天出机。举全公司上下之力,从市场调研、设备研发、零部件采购到组装调试发货,所有部门全力以赴,然而公司采购部门在开发过程中一直遇到各种问题,比如口罩生产线需要用超声波焊接。面对口罩市场的大量需求,超声波设备出现货源缺口(这也是目前影响口罩机出货周期的一大掣肘),采购部门在时间寻找国内外的多家供应商进行洽谈,国内市场超声波设备交期快为2~3周。另外,随着原材料及零部件的价格上涨,部分超声波焊接部件的价格比平时贵了7倍,铝型材等材料也大幅度涨价,并且要求现金交易。面对这种种情况,要不要继续做下去?
图 · 来源网络
高效全自动口罩生产线可以自动完成多个上下料及检测工序,包括人工上料卷、自动输送料、裁切鼻梁条、超声波焊本体片、裁断本体片、分料、超声波焊耳线、裁断耳线、自动下料、皮带线输出等全流程。而整线系统集成是一项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其中的难点在于“如何确保设备的稳定性及效率”。这大大的考验了机构工程师、软件工程师、装配技工和售后工程师的能力。


中国是世界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总产量的约50%以上。我国口罩产能为每天2000多万只(目前据说产能达到了1亿),N95医用防护口罩每天的产能仅有约60万只。2月10日,全国22个省份数据显示,口罩企业复工率已超过76%。根据中国庞大的人口总数以及就业人口数,按照每人每天一只口罩的消耗量来测算,目前的口罩产能对于巨大的市场需求来说仍是杯水车薪。
图 · 来源网络
目前,N95等高端口罩市场一直被3M和霍尼韦尔等海外巨头占据。口罩产业,中国的优势仍是低成本和产能,口罩背后是材料的竞争,也是装备的竞争。这次疫情给国产口罩行业带来了机遇,未来高端口罩国产品牌可能会逐渐崛起。然而国产口罩品牌的崛起势必要实现产业升级,其中,智能装备会是一个方向。智能装备供应链整合已时不我待。
图 · 来源网络
随着口罩制造业自动化程度大幅度提升需求,对自动化设备企业来说,当口罩不再紧缺,大部分企业会回到原有的行业进行深耕,口罩机只是一款标准设备,企业不会将全部精力放在口罩机上。因此,口罩机亟待全国标准化,便于批量生产;口罩机供应链亟待深度整合,实现快速交付。



由此可见,口罩生产下的国内智能装备力量。由此可见,口罩机的市场乱象必须得到梳理。由此可见,一场由口罩引发的智能装备变革即将拉开序幕,从供应链整合开始。

以智能手机产业供应链整合为例:上游的零部件厂商组成多个行业,如芯片业、摄像头业、屏幕业等,以及手机设计业、组装业;中游的手机业如手机品牌商如苹果、华为、OPPO、小米所组成的行业;下游的渠道商组成的手机销售业,包括各大电信运营商、大型连锁超市、互联网销售平台等。这些行业上下相连,共同构成了智能手机产业。
这次的口罩机爆发,从材料采购,生产交付,售后服务等乱象问题,颠覆了传统自动化装备行业的各种交易规则。智能装备行业供应链整合之后会优化各企业的分工协作,加强一站式供应能力。在面对国家需要支援的时候,智能装备行业能快速反应,他们用不同的、自身擅长的方式团结一致,高效输出成果,贡献社会,回报于民。这才是智造装备产业该有的样子。

湾际智造,作为全世界的单体工业加速器,致力于孵化和加速中国前景的工业智造装备科技企业,以全球第四大湾区的区位优势,立足东莞,打造面向世界的智能装备产业集群。湾际智造超级工业加速器,位于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毗邻展览中心,项目占地面积超过24万平方米,自2019年1月开始投入运营。

湾际智造超级工业加速器,已有多家的智能装备企业入驻,配套有国际商务中心、国际展览交易中心、知识产权大数据运营中心、工业设计中心、国际技术交流中心、国际创客中心、工匠人才中心、智造教育培训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对接和整合国际技术资源实现中国智能装备产业升级、拓展国际市场扩展和加速中国智造参与全球市场竞争、链接金融资本参与智能装备产业建构产业生态是湾际智造的使命和愿景。